Swing.

Evian

論易柏辰為什麼喜歡吃巧克力

大家好,我是易柏辰的行李箱。職責是幫易柏辰顧衣服顧零食顧日常用品跟被各種東西丟被他坐被逼被馬振桓拿起看似貼心實質套路,這是我的生平謝謝。
易柏辰跟馬振桓同房會怎樣?你問我就對了。反正他也是到飯店跟滾回家的時候才想起我呀,平常誰管我在哪。衣服有馬振桓幫他摺好放好在衣櫃,日常用品有馬振桓幫他放在房間不同位置,垃圾有馬振桓幫他丟,然後就聽到一聲軟軟的"謝謝馬馬",喂你對我有這麼溫柔過嗎?不是用踢的把我關上就是用踩的跟馬馬拼身高。哦不然就是"馬馬你行李箱的零食好像不錯吃可以給我吃嗎?"喂我這裏一堆你怎麼不拿,不拿就算了請問先生你是只要對著馬振桓都會變殘廢嗎?"馬馬你喂我吃好不好我不想弄髒手啊",最過份的是馬振桓還回一句"我也不想弄髒手欸,不如我用嘴喂你好了"先生收起你那王子的笑容還有燈光組把後面的燈收好他是男神沒錯可是我不想每個月的每天都把這些經歷一次好嗎。反正如果我有手我不會帶墨鏡我會爬出房間有腳直接跑出去不是用走,行李箱也想被人愛的好嗎?什麼喂食秀脫衣秀濕背秀濕身秀抱著睡覺秀我才不想看到,什麼"馬馬我睡不著我發惡夢我怕鬼"全是套路,在家你還不是漢子一條。馬振桓永遠也回什麼"popo過來我手臂上睡吧有我在"喂先生你是高材生我相信你是知道這是套路。睡在一起就算了還抱得緊緊然後踢被子就踢我身上是怎樣?有種你連我一塊抱著我考慮發自內心同意再待在這房間一會,雖然我沒得選,哼。
還好這陣子還我清靜,哈哈哈易柏辰你也有自己一個的這天哈哈哈你不能秀恩愛。可是卻聽到他不停的念"誰說我喜歡吃零食,人家只喜歡吃巧克力呢!",幹我屁事我又沒得吃,更何況你吃的又不是用可可豆造的,吵屁。
什麼,你想聽下去,好啊我不顧自己被丟掉的危機大發慈悲的告訴你。易柏辰他三五不時就去騷擾馬振桓然後發生不可描述的事,例如人家只是經過你的床想喝個水你也要摸一下打一下踢一下最後不要說喝水,杯子也沒摸到就被易柏辰給脫光了,那家夥不知道看了什麼鬼那一陣子迷上了馬振桓的腹肌,對每次都只摸腹肌,其他都不摸啊。馬振桓腿黑也算了,腹也有點黑,而且肌肉線條不能說特別深特別明顯,可是足夠易柏辰一輩子看著那腹肌當畫欣賞。每次發生不可描述的事的時候,他總是在那塊巧克力上不停啃咬不停舔,弄得好像那巧克力是真的一樣,而馬振桓就不能自拔的叫著。喂先生你有考慮過床下箱的感受嗎我很不舒服Okay?都你們舒服就好喇!最不能原諒的是易柏辰好像很喜歡把巧克力都咬得佈滿紅斑才滿意,有一次就不小心咬到破血,馬振桓也想暫停了,他不知道發什麼瘋一直舔他的傷口舔他的血,然後就繼續做不可描述的事了。到底是什麼味令他如此如痴如醉。
我是易柏辰的行李箱。職責是聽著被易柏辰啃咬和舔的巧克力在叫。這就是我的生平謝謝。
---
抱歉文筆差,請多見諒。謝謝看到這裏的您。
還有誰教我弄走那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tag,弄不走哭哭。

如果易柏辰跟馬振桓對換靈魂而其他人不知情 三

雖然說易柏辰下定決心不能再讓馬振桓擔心,但電話還是要接正事還是要講。

「喂?」低音炮的聲音響起,但卻由聲音原來的主人聽著。

「馬馬!你那邊怎麼了我老媽那邊你還應付得來吧我妹是有點皮可是她是不難相處的......」易柏辰用著馬振桓的聲音源源不絕的講著講著。

「我沒事,可是我覺得如果你不好好講解一下你親戚跟你的關係我跟你的秘密很快就被拆破了啊,你確定你還要繼續說嗎?」馬振桓玩味的說著,心裡想像著他家小可愛這麼慌張擔心他的樣子,除了可愛大概沒法形容了吧,嘴角也忍不住向上勾了起來。

易柏辰除了怒吼了一句「老子終有一天能騎著你往上爬!」之外就被屈服於馬振桓的淫威之下,乖乖的講正事解釋人物關係圖。

「辛苦你了,要演我不容易吧,我會盡快找出原因不再讓你受苦的。」馬振桓突然打斷了易柏辰的話語,說出一句感人肺腑的說話。

突然畫風大變,易柏辰應對不來,電話裡就沉默了幾秒。眼角就變噴泉,淚水用噴的出來。明明才過了一陣子卻壓力比以前工作的時候來的大,明明才過一陣子卻比以往不見幾個月更想念,明明才過了一陣子淚點就低了很多。果然靈魂對換心理還是會有創傷。"都是馬振桓的錯"易柏辰心裡暗地裡偷罵一下。

現實總是殘酷的,你以為真的沒有人會破壞這感人肺腑的風景嗎?易家的叔叔開始進軍易柏辰的房間,腳步聲比平常人大二倍,根本就告訴你「喂我知道你在跟你的小可愛談情但我就是要打擾你怎麼樣打我啊笨蛋」。雖然說馬振桓這一刻內心是前所未有的不爽,但親戚的資料他都掌握在手,臉上開始掛上勝利的笑容,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挑戰。

「柏辰啊,怎麼找張照片找這麼久呢?叔叔們都快要回家了,快點給我看看那女孩長怎樣吧!」叔叔依舊臉無表情,但馬振桓並不害怕。

張叔,四十八歲。最害怕被人家提到自己的秃頭,其實暗地裡用各品牌生髮水但從不成功。總是一臉嚴肅但永遠用著這個臉開黃腔講笑話,思想挺開放,很能保持秘密的一個人。

「叔叔,這是我喜歡的女生。」馬振桓很慶幸易柏辰的酒窩能令人感覺一臉無害,的確拿出來的東西挺嚇人的。他手上拿著就是馬寶娜的照片,大概出於私心吧。想讓易柏辰家人知道他們的關係又怕不被接納,暗戳戳的行事才是他馬振桓的作風。

不知道張叔是喝醉了還是怎樣,沒發現破綻,順便說了幾句「哎喲不錯喲」「把到手要帶過來給叔叔看」就一晃一晃的下樓了。

馬振桓的新年,就這樣有驚無險的過了。易柏辰的新年,就宅在馬振桓的家中過了。

神經大條的易柏辰也沒發現在那之後Teddy沒再去馬振桓家,只是在暗地裡讚嘆自己當天躲得好。

新年過後,SpeXial也開始要準備新專輯的東西,到底這兩個人還能不能躲過眾人的眼底呢?

看來,這兩人的生活一定一天比一天精采啊!

一起旅行吧! 香港篇

抱歉文筆差  說真的這並非好作

---

「......呼~終於到步了,在機上悶死我了。」易柏辰抱著頸枕嘟著嘴說著。
「你還不是睡得跟頭豬一樣,說什麼悶死你?」馬振桓玩味的說著,手也跟著不安份的捏了易柏辰的臉,好讓他別再擺出令他安奈不了的表情。
「哎喲你別捏我專心推行李喇!話說回來為什麼我們要來香港旅遊不去加拿大,我想看雪哎!香港又沒雪。」易柏辰抱怨著,雖然他能跟馬振桓去旅遊心裏還是挺開心的,但不怼他家的馬他就不是易柏辰嘛。
「為什麼嗎?...只能說我覺得香港的感覺會讓人覺得很...特別吧?」馬振桓邊說邊把行李搬上計程車上,並推著易柏辰上車。
易柏辰也沒再說什麼,此刻他只想好好的再補一眠,儲好體力待會好好的大玩特玩,把耳機帶上就靠左馬振桓的肩膀上倒頭大睡了。而馬振桓則拿著旅遊書,好好的研究一下待會走哪一條書中的推薦路線較好。

"嗯...難得公司放假就別逼popo去什麼文物館吧,可是海防文物館好像很有趣耶...哎!不行不行,要找些玩的有趣的地方...嗯..."從表情上只能看出一臉淡定好像只是再確認一次行程的馬振桓,實際上內心掙扎得不得了,多希望此刻有個天使能幫他給定好一切行程啊!可是根本沒人會幫他做這些...

上天好像是聽到了馬振桓內心的掙扎與怒吼,在前座的司機突然出聲了。

「先生...那個一直不好意思打擾你,你好像還沒告訴我你要去哪。」司機不好意思的把頭別向後座。

「噢...去熊貓飯店謝謝。」馬振桓尷尬的說著,而此時他也掙扎著是否應該向司機請求救援。

「不好意思,想問一下你知道香港有哪是可以讓人放鬆又有趣的嗎?比如什麼遊樂園的...」馬振桓正想著再用更多形容詞形容易柏辰夢想中的旅遊地點時,司機就打斷了他的話。

「遊樂園的話你可以去廸士尼或者海洋公園啊!啊不過你們是情侶對吧?除了遊樂園我還推薦你們去西九龍那邊的草地呢!那邊好多情侶也有很多有活力的小孩在跑來跑去充滿笑聲啊!如果想感受香港人情味的話還可以去旺角那邊有很多香港獨有的小吃保證你們一試難忘。再來如果說想逛街購物可以去尖沙嘴啊,啊所以說你們是不是情侶?」司機好像聊天的開關給開了,一直停不下來的說著...也八卦著。馬振桓在此彷彿看到了王以綸的香港版,突然這樣想著他的樣子又好像有幾分相似...

「呃...是啊。」馬振桓也不好意思說謊,只覺得香港人也太熱情了。

「我跟你說啊香港這邊大多都很支持同性喇所以不用擔心...」司機繼續停不下來的說著,雖然馬振桓並沒有每句都仔細的聆聽著,但想到來到香港遇見的第一個人對他們的戀情如此支持,他的眼淚也不禁在眼眶打轉。

跟司機一直哈拉直至到了飯店門口,馬振桓才拍醒易柏辰,易柏辰大概也不知道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吧。

易柏辰像小孩子般用手抺著眼睛打著哈欠跟著馬振桓到他們的房間,好好換了一套衣服再跟床大戰了一回終於可以去他們的第一個目的地。

馬振桓說為了讓易柏辰有驚喜感所以不告訴他要去哪,但其實這個地方他也想了很久,內心也折騰著易柏辰會不會喜歡。

---

「這裡是?...」易柏辰不明的問著馬振桓,他只見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地,人也不算特別多可是充滿孩子跟爸媽的歡笑聲。

「這裡是西九龍的草地,我想帶你來這邊是想讓你感染一下這邊的歡樂,這陣子工作壓力很大吧?總見你睡著了也在口中默念劇本的詞。好好在這片草放鬆一下吧!」馬振桓真誠的笑著,只有易柏辰才能令他露出的真誠笑容。

易柏辰二話不說往馬振桓的臉"啵"了一下,然後就躺在馬振桓的懷裡,享受馬振桓為他準備的旅程的首站。

看著一望無際的草地,身邊有不小小孩跑來跑去玩著捉迷藏,更不能不提他們的歡笑聲。在這麼有活力的畫布中,不起眼的角落卻被易柏辰留意到了,是一對老夫老妻吧?目測也八十歲了,老公公推著婆婆的輪椅,他們俩也沒特別說話,只是笑笑的望著草地上的人和事。公公把輪椅停了下來,把手搭在婆婆的肩上,婆婆一個回頭,笑笑的對望了後,又繼續看風景了。即使跟那對老夫妻相隔那麼遠,他依舊感受到他們對對方的感情,不是千言萬語足以表達,因為他們大概用盡了半生去維持這段感情,什麼也打不散他們了吧?

易柏辰再看看被他躺著的那個人,一直包容他的一切,也幫他打點好一切好讓他減小煩惱,而他卻沒有為他做過什麼。他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好情人,想著想著就開始抱著馬振桓,愈抱愈緊。

「怎麼了?」正圖醉在書香世界的馬振桓低下頭問了問躺在他身上的人兒。

「沒事,只是我覺得你真的對我很好。」易柏辰難得的稱讚馬振桓,誠心的。

「傻瓜,對你好是應該的。」馬振桓溫柔的笑著,把手放在易柏辰的頭上來回摸了幾下,好安撫他的心情。

---

tbc

---

抱歉沒梗了

抱歉文筆差

如果看到這的,忠心的,謝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做得更好

Swing.

如果易柏辰跟馬振桓對換靈魂而其他人不知情 二

呆過一會以後,馬振桓終於以屁孩腔說了一句"進來吧。"。雖然他是見過易妹的樣子但人總是有好奇心,他努力把注意力放在電腦屏幕但眼睛依然不聽大腦控制的一直把眼神飄向妹妹那頭。「親戚都到了,媽叫你下去吃飯。」易妹道。"咦?親戚?"當馬振桓還在思考這個問題時,易妹已經把門給「呯」一聲關上了。嗯沒錯他們靈魂交換的時間是新年,所以這下問題就更大條了,新年總是會玩些什麼賭博的遊戲,但他根本就做不出易柏辰那一種完全把錢都給賭上去的行為啊。雖然是這樣但他也得硬著頭皮下去,沒辦法再呆只會更被懷疑。

下樓後,看見一個兩個不認識的叔叔嬸嬸們,馬振桓拿出易柏辰的招牌笑容喊了聲你好躹了躬以後就乖乖的坐在沙發上靜靜的聽著親戚們的八卦。是可以從話語中得知誰是誰,可是平日的關係他也不清楚,唯一方法大概就是打回去問本人吧。馬振桓正想由心讚嘆自己的聰明才智同時也把手摸向自己的褲袋,咦?空空如也。手機落在房間了,可是這個時候回房間大概也會被唸一頓吧,正當馬振桓的腦袋正在進行回房間與不回房間的戰爭時,坐在他旁邊的叔叔突然喊了聲「柏辰啊柏辰,你都二十歲了,交女朋友了嗎?」。被問這種問題也不是說什麼大問題,可是叔叔的臉並不帶笑容。"這傢伙是出於善意的還是怎樣?"馬振桓心裡真的好後悔平日怎麼不多了解易柏辰他家呢。「沒有啊,可是有心儀的女孩,我回房間拿她的照片給你看一看吧!」咦?易柏辰的聲音,易柏辰的肉體,馬振桓的靈魂可是馬振桓並不是想說這一句啊。可是竟然都意外的能回房間了,也不為過吧。馬振桓為自己的僥倖點了一顆小愛心。

另一邊廂的易柏辰還在摸索馬振桓要怎樣去「演」。"安靜、溫柔、暖男、陽光、英文好。。。"這是他在紙上所寫的特點,為了要好好了解怎樣去演易柏辰也是下了不小苦功,可是這些全都不是易柏辰的特點嘛,雖然不是說演不了可是要直忍著也是很辛苦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變回來,這下糟了。而且剛剛見過面的Teddy不知道有沒有被他發現,內心無限個問題一直出現,開始崩潰的易柏辰不知不覺間把頭髮抓亂了,這時一通電話來了,他凌混的心也被來電的鈴聲給平靜了一下。他自己在貼身獨唱的那一句。

「我不管,你一定要把我唱的那句放成來電鈴聲。」易柏辰霸道的說著,順手把馬振桓的手機搶過來。

「好好好,拿你沒辦法,不過我只把他設成你專屬的來電鈴聲。」馬振桓寵昵的說著,把手機慢慢地從易柏辰的手心中拿回來。「那這樣我就知道是你找我,我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接聽。」說完把易柏辰抱在自己的懷裡,把自己的鼻子貼著易柏辰的頭髮。

易柏辰想著想著就眼框開始打轉,再緩緩的接起電話,"一定不能讓馬馬擔心,不能再給他增加麻煩了"易柏辰下定了決心。

看來,這兩人的生活一定一天比一天精采啊!

————

抱歉消失了一陣子,我還是覺得自己能力不足夠,靈感寫作手法也沒其他人來的夠班,這篇也比較差吧。我還是會繼續努力,希望各位能繼續支持。

如果易柏辰跟馬振桓對換靈魂而其他人不知情 一

前情提要:馬振桓跟易柏辰交換了靈魂,馬振桓面對的難處是要習慣生活在一個亂透的房間而且不能收拾,以及要用屁孩的方式對待易媽,而易柏辰要學習的。。。噢英語英語以及要把東西弄整齊。而然好死不死的兩人剛發現自己的靈魂對換的時候,Teddy去了馬振桓的家,易柏辰只顧跟馬振桓聊電話把Teddy忘了,就這樣。

———

易柏辰終於想起被他奇異行為嚇到的Teddy,好了這下麻煩大了。馬振桓平日怎會這麼沒交帶而且不顧形象飛奔回房間,以及馬振桓那個口音呀,他學不了。那口音可是在國外待個三五七年才有的耶,易柏辰心中除了十多隻草泥馬彈跳著,飛奔著經過外,也沒什麼想說的了。但畢竟現實就是他也得面對在房間外的Teddy,沒辦法他也不想讓這事被其他人知道,其他人大概只會覺得他們兩人看動漫看太多變中二了。整理好衣服把頭梳起來以及清了清喉嚨。。。咦終於能感受喉嚨凸的日子了,易柏辰迅間覺得自己性感了不少。因為喉嚨而把心情變得更好的易柏辰準備好他需要的勇氣後,戰戰剋剋的把房間打開,彷彿打開了這一扇門就是一個快退伍的軍人準備進入戰場來個生死一戰。他把自己的愛槍放進口袋,嗯是手槍。也把自己的軍裝給穿好,嗯。。。是Evan的白恤衫,然後就大步大步的走了出去,每一步路都是沉重的。直至他走到了客廳,帶上了Evan那暖男笑容的面具,才發現。。。

"靠怎麼沒人,那我前面一大段在幹什麼。整理什麼的我以後也不要做了!"他就含著淚飛奔回房間了,但他並沒發現在飯桌上的一張由Teddy留下的紙條。

另一邊廂,才過兩三個小時就已經接受不了的馬振桓一直把自己困在易柏辰房間一直走來走去。從左到右從前到後無一地方能逃過他的腳掌。他接受不了這麼凌亂的房間,接受不了只要有空就在打電動的地方,接受不了明明自己實力沒易柏辰那麼弱卻只能打鑽石場,"哼是我早就打上了大師了好不好。"馬振桓想到這不禁吐糟了一下。"而且平日給人印象都是乖乖牌的他今天卻一直被人罵。"易柏辰你滾下來吃飯。""易柏辰你再給我打電動試試看。""易柏辰你就不能休息個十五分鐘嗎?",喂你以為我一直打電動很爽哦?我想看書啊,看書看書看很多英文書。但他不這樣做一定會被覺得反常,而且如果某天突然變回來,從慢慢變得愛看書的假。易柏辰,突然變成又只會打電動的真。易柏辰,一定會有人懷疑的啊。走了快十五分鐘後,馬振桓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他還是繼續打電動好了。正當馬振桓想一心專注在電動上的時候,傳來了一把女聲。"哥我可以進來嗎?"這把聲音。。。不是易媽那豪邁奔放,是那種含羞清澈的少女聲,"不人設不能崩"馬振桓為了把自己拉回現實忍痛從幻想中說了這一句話。但他也因為被妹妹的聲音所沉醉了一會,因此他根本意識不到接下來的問題有多大條。

看來,這兩人的生活一定一天比一天精采啊!

———

抱歉心情好像尚未恢復過來,一想到SpeXial或許以後不能以十二人的方式再跟大家見面心情就糟起來了。依舊希望大家留個小愛心及評論,讓我知道自己該改善的地方,感覺這一篇寫得不太好呢。。。謝謝各位的愛戴與支持,明天再見。

抱歉昨天沒心情發什麼糖寫什麼文 糟透了

事件也不想再多說多作評論 說白了 藝人工作原本就是為了掙錢養家 所以也許這是最好的選擇

還有一問 有人記得有一條影片是SpeXial説2017年的期許嗎 我記得有這一條視頻可是也找不回來 我想再重溫 風田的那一句話 不是完娛直播的那條 好像記得當時風田是說希望SpeXial不要解散 當時我還說 屁嘞怎會 原來... 反正就是希望有人能找到 我想再好好看一遍 

佔tag抱歉 畢竟追了兩年多感情是多得很 交換靈魂今晚會更 謝謝

如果易柏辰跟馬振桓對換靈魂而其他人不知情 序

一睜開眼睛,卻希望別醒來。

馬振桓終於能確切理解歌詞了,因為一睜開眼睛,他覺得自己好像矮了3CM,而然從簡潔整齊的床變成被一堆史廸奇跟比卡超大軍的軍營。雖然他並不想相信這一切但他伸了手摸了摸他的頭,嗯,小平頭。作為一個學霸應有的冷靜模樣他還是有保持著,但他內心絕對比第一次進去易柏辰房間還要崩潰。馬振桓以他的高智商認為現在該做的要先確認“馬振桓”是誰。他熟手的拿起易柏辰的iphone7,撥了幾次“popo的馬馬”,然而都是沒人聽的狀態。此刻馬振桓內心有十萬個問題溢現“popo都怎麼叫他家人啊”“他的東西都放哪亂死了”。馬振桓黑人問號。

另一邊廂,正在馬振桓身體的易柏辰依舊繼續倒頭大睡,直至teddy按了門鐘他才驚醒。他一睜開眼睛,呃。。。他沒希望別醒來,他還沒發現異樣。由於他來過馬振桓家無數次,因此他憑潛意識就走到門前把門打開也順手的說了一句"咦Teddy你怎麼來了?",這時他才發現異樣。明明Teddy沒什麼事也不會跑來自己家啊,而且怎麼家裡整齊了那麼多。直至易柏辰他仔細的從起床到這一刻的每個細節想清楚,他才知道事情現在大條了。他現在管不了在門前一臉"啊不是你昨天晚上叫我來還一臉奇怪的問我怎麼來"的Teddy,直奔馬振桓房間打給那個在自己身體的男人。

過了許久,原來是易柏辰的電話終於響起,也是馬振桓今天最期待的電話。雖然馬振桓早已等得不耐煩,畢竟已經撥了十幾次,易媽也敲了幾十次門叫他出來吃飯,他也只能靠平日對易柏辰的觀察小心翼翼的回答著易媽。畢竟這事實在太荒唐了,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吧?馬振桓把電話給接通,準備好好玩一下那不知死活的屁孩。

"喂,請問你是易柏辰嗎?"易柏辰小心翼翼的問著,深怕被別人察覺異樣然後被抓走去。

"我。。。我不是耶,你是打錯電話了嗎?"馬振桓玩味的回應著。他很努力的忍著笑意,深怕被易柏辰給拆穿。

"噢。。。那不好意思可能我打錯了。"正當易柏辰灰心的正準備掛電話時,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句他一定知道只有誰才能講得出如此復黑的說話。

"原來屁恩也有十時起床的一天喔?"馬振桓終於忍不住笑意了,他又怎會忍心讓易柏辰灰心呢?

"馬振桓你不單只又老又笨而且老頑童"易柏辰雖然語氣是有點氣,但只有馬振桓聽得出他的內心是甜滋滋的。

他們好好交流了一下平日的生活方式,當然不包括英語的部分。他們雖然也想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可是現在也根本想不出一個究竟出來,他們決定先保持原狀而且不要被別人知道,不然可能會生出一堆大麻煩。

經過兩個半小時的熱烈討論以及感情上的增值,也經過易媽不斷的獅子叫,馬振桓終於提出把電話給掛掉,然後以他"易柏辰"的身份應付易媽的責備。易柏辰有一迅間覺得平日應該乖點這樣馬振桓現在也不用那麼辛苦,呃對只有一秒的時間這樣想。然後當他在神遊太空時,突然想起,Teddy呢?

看來,這兩人的生活一定一天比一天精采啊!
———
安安大家好我是swing,對開始進軍長系列了,不過也應該走日常的路線,所以劇情不太會有連接性的,把它當短文看就可以了!
對啊看完不仿留下一個小愛心留個評論這是種鼓勵也讓我知道在哪需要改善,也希望以令各位蛀牙為目標謝謝。(下台一躹躬)

專輯宣傳期過後,大家的生活都開始變得悠閒,拍戲的拍戲,主持的主持,宅家的宅家,反正不會睡眠不足,但團員間的相處機會就變小了。易柏辰想到這不禁嘆了口氣,他不甘心因為宣傳期過後就跟馬振桓生疏啊,可是有什麼辦法,約出去也沒有理由,傳訊息又不知道要傳些什麼,令他不禁想起那些同房的日子。
每天集合時間前半小時總會準時傳來一句‘易柏辰起床了’,然後就把易柏辰的被子給扯走,對這是馬振桓每天首要任務,看似簡單,但其實比他看中文劇本還要難。因為他總會被傳回一句‘馬振桓你好吵’,然後就把被子拉回。這個動作大概重複了十多次,人終於被扯下床,馬振桓把他拖到浴室讓他刷牙什麼的。而團員們總會有個疑或,為什麼每次集合馬振桓都像十年沒有睡過覺而易柏辰精神得像猴子般生猛的跳來跳去。他們如果看過一次易柏辰起床秀大概會找到答案。雖然說他們總是最遲集合的人,也被團員抱怨過很多次,但有什麼辦法,誰叫馬振桓如此寵易柏辰呢。其實易柏辰都知道的,他也能夠很早很早起床,可他卻享受被馬振桓寵著啊,都是套路沒錯。
返回現實,他又覺得現在的自己很獨單很寂寞,叫他起床的變成老媽的聲音,並不溫柔。也沒有人跟他一齊笑笑的被其他人抱怨遲到,他覺得怎麼從天堂掉到地獄了!沒辦法之下只好打開LOL調劑一下心理創傷。帶著耳機從下午兩時直奔凌晨兩時,飯也沒吃,也不曾步出房間,什至連有訪客到家再走進他房間看他打LOL看了幾小時也不知道。直到他放下耳機,準備跳上自己大床的時候,發現有一個人坐在他的床上,易柏辰嚇的尖叫。當然被嚇到啊誰會凌晨兩時坐在別人的床上還坐得很正。易柏辰冷靜後仔細看了一下“鬼”的臉,竟是他想了一整天的那張臉,現在鬼的臉也可以客製化啊。他心想。
直到“鬼”開口了,他才驚覺,馬振桓真的出現在他面前,還坐在他床上。‘看來有些人還是要被管一下’,這溫柔的語氣,易柏辰覺得自己重回天堂,也沒多問什麼就抱著馬振桓進入了夢鄉。
原來,改不掉習慣的不只有你,還有我呀。馬振桓心想。
———
各位大大大家好,小妹叫swing.
第一次碼文還希望大家喜歡。說真的自己在校的寫作一直是差的那一群,也不知哪來的勇氣放上來給大家看。反正希望大家留個小愛心,留個評語,讓我知道改善的地方,謝謝。